明明沒有工作,卻感覺事情很多...時間不太夠用!

早上起床,感覺鼻子跟喉嚨交接處的刺痛明顯增加,不會是.....“SARS非典型肺炎“吧?聽說會掛掉.....恐怖

迷迷糊糊的踏入捷運站,站在不鏽鋼的欄杆底下,那個握手顯得很遠!勾不太到,自己何時變得這麼矮?

咻咻的風聲從細縫裡陣陣傳來,無非徒增頭暈的感覺罷了。

轉三次車,才到中山國中站。
老實講,從小就沒搭公共運輸的習慣;小學走路就到了、國中住校也是都在學校裡、轉學回去台中念國中時,買了台腳踏車....一個月後,十六段變數的火紅法拉力,當然也成棄婦。北上唸書時,發現自己很能走!
每天背著書包外加畫板等傢伙,走三十分鐘,只為了去學校上那八點到五點的課.......公共汽車?別鬧了!我撒尿的範圍,一向只限於家裡到學校間的電線桿!

摩托車在十七歲那年,先斬後奏;為了老爸一句敷衍的話,我還真把這下一位棄婦帶回家。那天晚上,老媽還班了一齣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,多精彩啊!

搭公車,當兵時搭最多。澎湖有三多:蛇多、墳墓多、仙人掌多......天天要搭公車去“洽公“,現在想想,一個管包括自己在內總共三個兵的文書.....哪那麼多公好洽啊?
還不是為了海事學校的學生......喜歡洽到下午坐四點四十五分的那班車回五德,因為剛好學生下課!......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.....

果然不久後還交了個學生妹.....

有一陣子,車子,是最基本的代步工具!
彰化這個地方,
田很多;
坦白講,退伍後,不敢騎車,因為變得很怕死!真的,不蓋你!
還沒實施強制戴安全帽的遊戲規則時,我已經走在潮流先端。連很久沒裝上的兩隻後視鏡,我也很知趣的先裝上了.....
車速...很少超過四十.......真夠安全的!常常被“叭“。
開車買煙的習慣,是從晚上開始。因為,騎車會吃到蚊子....澀澀的、有點青草香的味道。一點一點的打在臉上,感覺超怪!
常想萬一回家照鏡子時,看見那麼一隻直挺挺的與我的皮膚成九十度角時的感覺?

下了中山國中站,看見惠普大樓,發現不確定的未來在那裡。拿了手機看一下時間,嗯!離十點的面試,還有....一個小時.....

坐在電梯口的椅子上,等著被接見的感覺,老實講很像在掛號.....盡量讓自己不要去想其他的,一直反覆的背著凌晨兩點想好對於自己優缺點的說詞,沒用上......太噁爛了,說不出口!

傻笑變成是我的專長,不過很討厭自己那種硬逼出來的乾笑聲,很不誠懇....我的天哪!

幸好他沒啥架子,談得還算輕鬆愉快;也發現到自己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行。難怪朋友常常說,你那個不算什麼......現在覺得這句話,是聖經、是可蘭經。

突然發現台北的捷運,不會輸給香港、上海、跟廣州甚至是舊金山的bat。

我坐過的地鐵.....北京的最好笑......這麼繞著紫京城跑,看得出來是防空洞改建的!
車廂不是德國的西門子....是東風...“東風“噎!中國製造...Made In China。只是坐的中國龐克族,跟車廂還有簡陋的地鐵站風格很不搭,怪.....超怪......

聽老北京講,“這歷史可久勒,沒錢坐,更沒人敢坐....要這麼一下子,包你正格灰頭土臉!“。這事都有.....了不起的地方!

北京城很好玩,公園裡的老頭子,頭戴黑瓜皮小帽,眼裡正瞧著旁的人在下棋,突然一聲“抱“.....抱啥啊?抱完後又繼續看著那個棋盤;那個“抱“字喊的中氣十足,但有點滄桑,略帶點沙啞。

“抱“,又來一聲!

聽清楚,“晚報“.....“晚“字喊得極其短促。

餐廳,一間餐廳.....清一色三分頭!小廝模樣打扮的單眼皮濃眉男子,青色的衣服,露出兩隻黝黑的胳膊,左肩上披著有點黃漬的泛白抹布。
“爺幾位?“
“三位“
“來堂的呦!三位爺候著呢!“
“來勒欸!“
就這樣敞開喉龍喊了起來。特大聲....在四方樓裡就能聽到迴響!

“爺裡邊請,今兒個點些啥菜?“
“青菜豆腐...“
“客桌的爺點盤青菜豆腐欸“
能不能不要那麼大聲啊?這道菜只有五塊錢.....喊得人人都聽得一清二楚......

心一橫,點個貴一點的,好顯現自己的多金...

“來個京燒排骨,外加隻烤鴨“......

那餐算算吃了三百多元錢.....算是普通消費,只是那些喊聲,現在仍懷念!

北京的廠商,客氣的很....“爺您趕啥?咱家燒點菜,合著吃!省得往外掛餐!“

朋友用著台語說“你要去哪七逃?“

“剃頭?咱家附近就有,幾分鐘的事“.......

讓我想到以前的那個三歲中墨混血小女孩--阿加利。
“你住哪裡?“
“彰化“
“彰化?是不是奶奶常常罵的那個髒話啊?“

創作者介紹

Tomo's private beach

T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