畢業許久, 
發現自己從未參加過任何同學會, 
原因無他, 
只因自己求學過程顛沛流離,
小學在高雄, 
中學在台南跟台中, 
高中在台北, 
接著當兵入伍, 退伍後又到對岸取經... 
除了幾個比較常聯絡的朋友同學外, 
其餘的只能以"失聯"兩字形容, 
所以找同學,找朋友活動開始展開. 


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cafemaking/profile


老菜櫥:范揚宏

趁著安安住院的時間,
抽了空上網逛逛,
沒來由的key了久未碰面,甚至有點類似失去消息的同學名字
在google上,看看會否有所發現

結果我找到了:范揚宏

一個新竹來的同學,
他的水彩畫工沒話講!一流
跟他熟識以前,
我的畫畫世界只有義大利水彩紙,
Arches是他愛用的品牌,
以前我們了不起買一張全開的分幾次畫,
這傢伙一次買一筒.....
牛頓的畫筆,顏料齊全的程度,
讓我花錢花得有點累,
很難想像從櫻花牌轉換成牛頓,
是種漫長且艱辛的路程.

重點是:我的畫工,並未隨著我的工具升級而升級...


因為同樣是外地來的關係,
下課往往朝范的外宿地跑,
大家一起抽菸,
一起喝咖啡,
他煮的咖啡他覺得不賴,
我記得他有研磨器,
還有燒杯,
但對我這種沒啥咖啡感的人來說,
實在喝不出來有啥不一樣.


他有一件黑的短西裝,那個年代穿起來還滿帥氣的.
不知怎麼的,有陣子那件短西裝常常穿在我身上.
順便帶上艾德恩的直筒褲,
有好一陣子,我是穿他的衣服過活吧我想!


後來我休學了,
成了他的學弟,
那也不賴!
有陣子還是天天跑!
沒事就跑!
那個年代,他開始玩槍,BB槍,

那個晚上看完MTV,沒事拿著BB槍往劉蘭亭的背後一指:不許動!!
巡邏員警經過,拿著65K2也叫他"不許動"!!
就這樣往法院跑了一陣子...


記得有次大夥暑假騎摩托車到他家住了一晚,
接著南下台中往我家出發.
那年暑假的下午,在他家對面的國小操場閑晃.
就這麼的記得他家怎麼走了!


當我也畢業後,聽到他在酒店當少爺...
最後他去當兵了!
我在澎湖的時候,批改學生的作文簿,
發現:范是學生在新訓中心的班長...


退伍,找了幾次,有回他帶我到新竹喝咖啡...
亂哈啦了一陣子,抽了不少煙,
就此別過!



廣州求學的時間裡,
有回來就會間接的連絡,
他說:來吧!來找我吧!請你喝咖啡!
也好!走北二高到新埔還滿近的,
就約在關西休息站,
到了關西休息站,范説:來,投幣式咖啡機在那邊,這邊又涼快,又有停車位!多好!



沒有消息了!只知道他最後改行當送咖啡豆的司機....


老菜櫥,自由時報採訪...人生就是這麼奇妙
范,我記得第一次吃客家粄條就是你帶我去的,
在你家鄉的街上,
那個濃郁的湯頭味道,令人無法忘懷,
還有滷菜

改天,我帶安安跟老婆去好好叨擾叨擾!
順便回味一下輕狂年少

創作者介紹

Tomo's private beach

T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